『提升了性能,修复了问题』

『提升了性能,优化了一些体验。』

『修复了部分 app 崩溃的问题。』

我不是说这样不好,我知道非常多的一些公司在写类似这样的 what’s new 的时候也头大,实在不知道写什么。

产品已经上线并且井然有序的运行,开发部门配合着测试、客服、销售、运营各个团队稳步推进着自己的计划,改善性能,让产品运行起来更快,更稳定,修复一个又一个的错误。但都是在计划之内的东西,要编出一些文案来实在是难为人。

写一堆『修复了XXXX 错误,解决了内存 XX 问题,不晓得有没有引入什么新的毛病』——肯定也不能这么写。

我也不知道这种 what’s new 怎么写好,但我始终觉得这样,不太好。不优雅。

《凤凰项目》

  对一个做运维出身,现在做IT和项目管理的人来说,这本书某种意义上有一种明灯一样的感觉。

豆瓣上我标记了我是2017年6月18日看完的,现在是2019年7月16日,过了两年我又看了一次。感觉比上次看的时候又有不一样的感触。

不是什么特别高级的书,这本书整个讲的故事一看就是把工作过程中几乎每个IT经理都会遇到的事做了一定程度的归纳抽象,然后像一个小说一样重新讲述了一遍。我现在在当前公司已经工作3年有余,也不再需要这样一本书重新给我指导一次方法论了。但重看的时候还是觉得心有戚戚,那种明灯一样的感觉还在。

在中国的近几年的关于互联网公司或者有互联网业务相关的公司中,大致会分这么几个角色。产品经理,项目经理,研发经理,还有其他的一些title和职能,但基本上就是这几个职能的不同交叠。在传统印象中,产品经理,是属于那个根据上层意愿,设计出产品的人。研发经理,是属于拆解并带领开发团队进行技术开发的人。项目经理,是根据项目进度,工期需求,处理和协调项目开发过程中各种周边事项的人。

但实际上这样的划分很不合适,大多数公司好像也并没有这么按部就班的来处理。基本上,一个人接了一个项目,他就是项目负责人,需要了解上层领导的意志,理解商业上的整体目标,对产品的形态做出基本规划,甚至可能要亲自上场开发,并对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意外情况做处理,包括设计团队,测试团队的协调,还要应付开发过程中人力和其他资源被其他公司内各种力量牵扯和分流的情况。

最后还得背锅。

我就是一个挂名产品技术总监的实际做着项目经理职责的上班族。

《凤凰项目》这本书中的主人公本身也是运维部门出身,和我的背景也一样。所以看的时候,我总是很难控制自己直接代入进去。那种中你避免不了的公司内部政治斗争(这些年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喜欢标榜自己扁平化,没有办公室政治,挺好笑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人在公司,怎么可能躲得开。)。我也很喜欢书中的一个title,IT经理。对,只要是和IT相关的,不管往下再怎么划分部门和职能,需要有人能协调和总管这一切的人,我也愿意称之为IT经理。

虽然我现在新的工作规划是去转型成一个更偏前置且贴近商业和用户的产品经理去了……

这本书好看,每个在有IT业务的公司,每天在各个项目中疲于奔命的人是可以看看。里面的方法论不是银弹,但思路很多时候是一致。虽然有太多理想化的结局,现实生活比这惨痛一百倍,但那个把 IT 比作生产车间的比喻我还挺喜欢的。其实换做计算机内部工作原理也可以理解。争夺CPU资源,输入输出,进程的意外崩溃,不对内存做垃圾回收造成的隐患,本质上 IT 相关的管理干的事其实和这个差不多。在有限的资源下,用你的能力,来做尽可能贴近目标的产出,这就是 IT 和其他大多数项目管理的精髓。

我对机械键盘毫无研究, 唯一要求是声音要大。

“我对机械键盘毫无研究,唯一要求是声音要大。”

出自一篇公众号文章

我喜欢这样直爽的人,哈哈哈哈。

我自己现在有个 Filco,有个 Cherry 标准的104,还有个 IKBC 扔在公司用。

Cherry 的这个大青轴确实响,但是敲着是真的爽。我知道网络上有一种不自觉的政治正确叫不能影响他人,特别是青轴这种很容易声音巨大的键盘。放在公司里,担心会吵到别人(也确实在 V2EX 见过若干次抱怨别人键盘声音大的),放在家里,担心吵到家人休息娱乐的。

道理都正确,我也懂,但我还是坚持,我现在喜欢这块青轴的 Cherry 远胜那款红轴的 Filco,虽然那个更贵(补个题外话,他们的手感我都认为远胜 HHKB ,HHKB 根本没有让我退烧,我觉得并不足够好。)。除去所谓手感,我可能最喜欢的就是使用 Cherry 的时候发出的确实巨大的声响。

声音不响我干嘛用机械键盘,它又何德何能被成为机械键盘。机械键盘就是要有驾驭工业时代机器一样的感觉才是机械键盘啊!

 

《Gravity》

这是过了大概两三年重看了,还是好看啊。。。够硬,故事简单,却让人一直手里捏把汗。

腾讯视频上的弹幕里一堆低智商的,不过我仔细分析了下,可能是这群人真的不懂……毕竟我们现在科普常识教育的缺乏也是个常识了。如果给他们看一个走钢丝的电影,他们可能会感同身受,对外太空这种事他们有太多来自漫威电影的美丽幻想,确实不太懂太空的残酷,也是难怪。

假如真的太空时代到来,我不信这群人是能够上太空的那群——当然他们也不在乎,也不需要。毕竟上天还是勇敢者的游戏。

如果是我的话,我觉得我是有心无力——我的体力,能力,学识,智慧,都好像很难达到那种可以上太空的层面……这点我还是认知的很清楚的。同样我还可能被工作、家庭,对他人的责任而拖着不能撒手去做。但讲心底话,我真的好想去太空啊……

《惊奇队长》里的航天飞机

按照电影里的设定,就是个普通的大气层内飞行器。虽然说是从美国空军秘密基地里抢来的,多少有尖端科技加成,但离大气层再入应该距离还挺大。。。

幸好幻想的世界里无所不能,这个改装后的飞船虽然有太多的不合理性,根据设定也不是个能长距离星际飞行的东西,我看还不如《守望先锋》里的大气层内飞行器吸引我,但好歹看起来还是像模像样,作为家庭备用飞机还挺好。最起码人家还是带了核聚变喷射引擎的啊哈哈哈哈。。。

网上也有人说了,这个外形可能借鉴了美国的 A-10 攻击机,还配上了结构图。我看着也有点像。。。

恩,还是不如《守望先锋》里的飞船吸引我。但核聚变引擎还是个好东西。。。

通货膨胀……

#守望先锋

#OverWatch

玩守望先锋的时候我发现这么个事,于是截了个图。

如果放大一点看墙上的价格表……

啥玩意儿,一份爆米花 100刀起步?

而且居然还学来了坏毛病,不说小份中份大份,而是叫大份,加大份,超大份,巨大份……

DRINKS 没说是什么,但我估计就还是可乐那一套了,一份也是一百美刀。

一份热狗要 300刀,披萨要 350刀… 你还不如明抢算了。

然后好奇心起来的我忍不住去查了下守望先锋这游戏的年代设定时间,在知乎上找到了。

 

OK,是2076年。离现在(2018年)也就 60年,这样一看,几十年内全球的通货膨胀应该还是大趋势啊…

还是多攒点现金和黄金,守在家里宅着过冬吧。

方言/土话

方言土话指的是同一种东西,地方话。

在这些年从各种渠道看到对地方话的讨论中,更常见的说法是方言

我的老家,大家好像更爱指地方话叫土话

这些年也开始慢慢的多起来说方言了。

可是我觉得,地方话,除了代表地方,乡音之外,还有一层默认隐含的意思,是来自乡野民间。

方言这个说法,多少有些文绉绉,书面用语的意思。

地方语言

土话这个说法,天生就带着一股泥土味儿。

我还是更喜欢用土话这个词来描述地方话这个事物。

不过写到这里的时候又想起,也许方言是在媒体媒介上更合适的用法。土话更应该存在于口语中,而我们现在大多数用文字描述和沟通的情况下,偏书面的方言,本身更符合文字媒介的场景。